狗狗猫猫花鸟鱼虫宠物服务宠物医院宠物用品宠物公益

罗福梗 百姓指导价: 8000元—30000元

罗福梗感冒怎么办

更新时间:2017.05.11 | 960人阅读

狗狗感冒在秋冬天、换季的时候、夏天开空调的时候甚至是狗狗洗澡时,都有可能引起。特别是小狗或是体质不好的狗狗,感冒更是常常发生。狗狗如果只是感冒其实不难治,但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就是:狗感冒的症状和许多其它疾病非常相似,甚至和犬瘟这种致病的病都可能混淆,所以了解狗感冒的症状制关重要。
狗狗感冒症状详解:
1、精神不好,打蔫,喜欢趴着;(这似乎是所有不舒服的共同表现)
2、鼻子流水样鼻涕;(注意是水样,而不是脓性或是有颜色的)
3、打喷嚏和咳嗽;(咳嗽这点与犬瘟、犬副流感、支气管炎非常相似)
4、眼结膜充血,流泪,食欲不振;(这点也与犬瘟相似)
5、体温升高,一般为39~40°C;(成犬的直肠测正常体温是37.5~38.5°C,幼犬38~39°C)
相似病症与感冒的区别之处:
1、犬副流感:有传染性,咳嗽非常剧烈,扁桃体红肿,流肿性鼻液;
2、鼻窦炎:狗狗口鼻有臭气,鼻窦肿痛,体温不高;
3、犬瘟:体温升高到40~41°C,且呈双相热(就是先烧几天,体温慢慢下降,经过7天左右然后再发烧),眼睛有黏性分泌物;
4、鼻炎:体温不升高,鼻黏膜红肿,鼻液呈脓样或是有血;
5、支气管炎:剧烈的短咳、干咳。
相似病症与感冒的区别之处:
1、鼻炎:体温不升高,鼻黏膜红肿,鼻液呈脓样或是有血;
2、鼻窦炎:狗狗口鼻有臭气,鼻窦肿痛,体温不高;
3、犬瘟:体温升高到40~41°C,且呈双相热(就是先烧几天,体温慢慢下降,经过7天左右然后再发烧),眼睛有黏性分泌物;
4、犬副流感:有传染性,咳嗽非常剧烈,扁桃体红肿,流肿性鼻液;
5、支气管炎:剧烈的短咳、干咳。
上面提到的病症里,犬温和犬副流感都有传染性,而且是致病的,与感冒症状的区别也比较明显,如果发现狗狗这两种病的症状一定要立刻去医院。不近幸亏这两种病在狗狗每年打的疫苗里都有预防,所以成年狗狗得病的机会倒不是很多。
介绍治疗方法,推荐效果比较理想的几种药品
1、服用感冒衝剂,一般一次服用半袋就够了,该药性温和,如果过量问题也不大。
2、抗感冒病毒的各类口服液,一天服1支,每天服2次。
3、口服“阿莫西林”,10公斤体重的宠物狗吃100毫克左右,按此比例,每天吃2至3次,连续一

相关阅读

  • 训练狗能“招之即来” 最初牵着狗带子,一边喊“过来”,一边轻拉带子,使狗的脖子受到刺激而跑过来之后,即叫它坐下。习惯以后,就可解开带子,拉开距离进行训练。训练狗“坐下”把手放在狗腰上向下压,边压边说“坐下,坐下”,待狗坐好后,与狗拉开一定距离,发出“坐下”的命令,同时伸手呈水平放下,反复数次,狗熟练此动作后,只要用手势示意,不必发出命令即可奏效。教狗做伏地动作首先让狗采取“坐下”的姿势,然后一面喊“伏地”口令,一面把狗二只前脚往前面拉,并轻按狗背,使它胸部着地,反复做这个动作。训练匍匐这一动作是在犬已养成“...
  • (1)在训练中,只要发现罗福梗努力去做你所希望它做的事,就应当用亲切的言行予以表扬,有时还应喂些食物予以鼓励;而使用威吓的语言或打罗福梗只能得到相反的结果。(2)对罗福梗进行正确的教育和训练是一门艺术,而这门艺术只有那些真正能够从心理学的角度进行思考和处置的人才能学会;而那些不按科学规律办事,对罗福梗随便处置,甚至拿罗福梗玩耍、取乐、或拿罗福梗去戏弄、恐吓他人的养犬者,不但永远不会训练出好犬,而且还会将犬培养成一只害犬。(3)训练小犬时,不能要求它什么都服从,这正象对小孩不能提出这样的要求一样。但是在饲养过...
  • 调教和训练指在先天行为能力基础上利用罗福梗犬的学习能力,使之获得人们所要求的新行为能力。调教和训练主要为了使罗福梗犬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和工作能力。因此,要训练出一只好罗福梗犬主要应从如下几方面着手:(1)在训练中,只要发现罗福梗犬努力去做你所希望它做的事,就应当用亲切的言行予以表扬,有时还应喂些食物予以鼓励;而使用威吓的语言或打罗福梗犬只能得到相反的结果。(2)对罗福梗犬进行正确的教育和训练是一门艺术,而这门艺术只有那些真正能够从心理学的角度进行思考和处置的人才能学会;而那些不按科学规律办事,对罗福梗犬随便...
  • 以一张纸捏成纸团,抛在罗福梗幼犬面前数尺,通常它的反应会:(一)奔向纸团、衔起它、在测试者的鼓励下走回来,这将是容易受训的良犬。(二)对纸团兴趣不大甚至走掉,这犬只可接受训练的程度较低。(三)衔着纸团走向角落独自咬扯玩耍,这头性格独立的狗儿将来需要老练的训练师。这项测试在选择工作犬上固然重要,试验它对人类是否有举也颇有用。对感官的测试一 触觉 用姆指和食指捏着幼犬前脚中趾之间的皮蹼,口中数着一至十的数字,同时手指相应逐渐增加力度;若幼犬在最初已剧烈挣扎,将来对头圈、束缚及训练过度敏感;而在最强力度方才挣扎的...